《链游进化史》第一篇 Axie的诞生 原创:瓜田公会的瓜田

(一)一个越南码农的野望

时间:2017年12月
坐标:东南亚越南胡志明市
这是一个难得的冬日阳光普照的下午,对于有着“东方巴黎”美名的胡志明市(西方国家更喜欢叫它“西贡”),逃离了连日的阴雨连绵,很多市民们和游客们喜欢散落在市中心的西贡中心广场边的各种小咖啡屋里,悠闲的品尝着越南的特色滴漏咖啡。


路边的咖啡座上,一个头发蓬松,黑框眼镜,肤色黝黑的大男孩对着面前一杯还没喝完的黑咖啡,最后看了一眼苹果电脑屏幕上不断转圈圈的Crypto Kitty的交易界面,“Gas这么设置这么高了还是买不到吗”,他有点郁闷的自言自语着,果断的合上了电脑。一次交易不管成没成,几美元的Gas就打了水漂,而彼时胡志明市普通上班族一个月的工资也才500美元左右,相比而言加密世界的交易成本就很高了。

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正是上一轮牛市的顶点,比特币BTC冲高到了20000U,而本轮新贵ETH携带智能合约的热点呼啸而来,也攀升到了500U左右的价格,使得部署在以太链上的Dapps运行起来的Gas费也水涨船高。特别是在上个月新上线的Crypto Kitty,一个结合了NFT (Non 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一个前所未有的新token类型)的创新游戏,激起了所有ETH玩家的参与热情,一只图片猫竟然可以被炒到了几万美元。

当然这个看过去憨憨的越南男孩没有预料到,ETH的价格在下个月攀升到了令人发指的1400U后,牛市结束,ETH直接掉头向下,到了2018年12月,又回到了100U。

而此刻,男孩的野望正在不断的膨胀发酵:做一个自己喜欢的对战游戏吧,部署在ETH上,玩家对战赢了可以获得游戏代币,这不比在Crypto Kitty里去猜测两只猫生下什么小猫好玩吗。

“又好玩又能赚钱,游戏迷们没有不入坑的道理啊。”他喃喃自语着,摘下眼镜,揉了揉这几天因为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而布满血丝的眼睛:“得再和那个怪咖多聊几次,让他尽快出来帮帮我”。

这个长相普通的科技男名字叫Trung Nguyen,刚向任职的Anduin Transactions提出了离职申请。他的这个决定让旁边所有的朋友们都惊诧不已,因为作为一家国际知名的金融交易服务提供商,Anduin Transactions给了Trung Nguyen远高于同龄人的薪水。而Nguyen在11月迷上了一个叫做Crypto Kitty的图片游戏后,就有了疯狂的想法:再次创业做一款自己觉得好玩的区块链游戏。

**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料到,在短短的五年后,他构想的这款AXIE游戏里的小图片,已经销售了40亿美元。在2021年8月,Axie也超越了中国的《王者荣耀》,以3.3亿美元成为世界上单月流水最大的游戏公司,开启了链游Gamefi1.0的新时代。**而Trung Nguyen这个名字在越南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同名的越南最大咖啡连锁店Trung Nguyen Coffee。

2017年的越南,刚刚进入经济快速发展的新阶段。

政治上,在年初换届选举中由北派的阮富仲担任了最高领导人,他追求和邻国保持稳定关系,大力发展经济,并且定下要向中国学习改革开放的基调。

经济上,GDP增长率从2008年到2014年一直保持在5%-6%,2015年到2018年直接从6%涨到7.08%了。整个国家正在承接来自中国和韩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外贸主导的出口经济,充实外汇,其实就是拷贝了中国加入WTO后的发展道路。我们可以看看2017年左右的越南股市情况,已经按捺不住的要起飞了:

因此在“made in Vietnam”助力下,那时越南的经济突飞猛进,股票涨,房产涨,年轻人崇拜的是靠卖方便面白手起家,后来进军房地产的首富潘日旺和一些传统互联网新贵。而Nguyen不去炒股票,不去倒腾房产,反而要去搞什么网络图片游戏,确实让周边的朋友们匪夷所思。

(二)总是睡不醒的宅男

Tu Doan被床头手机的震动声吵醒了,他眯着眼睛直接摁掉,翻了个身继续睡。还没来得及和梦中的元宇宙世界对接,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他无奈的嘟囔着谁啊这么早,翻回去拿起手机看了看,Nguyen那张憨厚的大脸跃然屏幕上。他皱着眉,刚打算摁下接听键,突然他的眼睛聚焦在屏幕上的时间:10:00AM。

“哎呀,又睡迟了”,这下彻底醒了,Tu Doan顾不上接电话,匆忙起床洗漱了下,下楼骑上摩托车赶去上班了。背包里手机的屏幕上,Nguyen的大脸无奈的又闪烁了好几次。

对了,他就是Nguyen要去找的那个怪咖,名字叫Tu Doan,可能更多人知道他的网名 Masamune,我们就随波逐流暂称呼他为Masa吧。

Masa目前在创业公司Lozi上班,Lozi是一家做美食社交平台的创业平台公司,有点像中国的大众点评,但规模小很多。

Lozi是Nguyen在20岁的时候作为CTO参与创立的。两年后Masa以卓越的设计能力加入Lozi,成为CDO,负责设计和美术版块。两个性格截然不同,但都爱玩游戏爱日本漫画的大男孩天天凑在了一起,成就了后来Axie的创业双雄:

Nguyen认真严谨,是个工作狂。本科读的就是计算机,资深的码农;
Masa温和随性,对于平面艺术有着谜一样的通透感,创意经常挥之即来,比如Axie最早的一张NFT Puff,原型就是他养的宠物蝾螈。

中间就是Puff

大家可以到Masa的linkedin上去围观下他的自我介绍:Expert in playing video games and collecting toys, prefer sleeping to working. It's not a good idea to hire me(专业玩游戏和收集玩具,最好睡着工作,聘请我不是个好主意),好直接好好玩的一个男生。可能这就是他被Nguyen称为怪咖的原因吧。

Masa没有马上接Nguyen的电话,但他知道Nguyen想聊什么,已经被Nguyen安利过很多次了:创业,游戏,NFT,区块链等等。那时对NFT和区块链一知半解的Masa也怕自己无法抵挡住Nguyen的坚忍不拔,放弃还算稳定的薪水跟着他去搞那个新型游戏。

“你倒是去了国际金融公司赚够钱了,我可还在每天为了生活而忙碌呢”,Masa悻悻的想着,他一直对Nguyen两年前离开Lozi去了Anduin Transactions有点不爽,因为工作之余少了个死党一起玩游戏了。

刚到公司拿出手机,Nguyen的脸又出现了,“躲不过啊”,无奈,Masa摁下了接听:Hi,Buddy~~~

一个月后,一家叫Sky Mavis的新游戏公司成立,两个创始合伙人Nguyen和Masa是唯二的员工。他们两合租了一套公寓开始了他们的奇妙游戏之旅,Axie诞生!

未完待续~~

瓜田吐槽: 其实在2017年,瓜田是有一定概率和Trung Nguyen在胡志明的咖啡馆擦肩而过的,那两三年,瓜田也算常驻胡志明开拓新业务,日常生活中可以明显感觉到整体经济要升腾起来的感觉。

引用一段当时瓜田写的研究报告中的数据分享给大家:
越南总人口数量到了快1亿,其中合适的产业工人数量为5750万;人口年纪中位数30岁(中国都到了快40岁),大量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15岁以上人口的识字率94%,而中国也才96%;产业工人的月薪在200-250美元,只到中国的1/3。横向对比东南亚的其他国家,缅甸老挝泰国马来印度,哪个能比越南更适合做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的?所以“越南制造”正在慢慢替代“中国制造”中的一大部分,目前耐克和阿迪达斯50%的产能在越南,留在中国的只有20%了,三星早就把工厂搬迁到了河内附近,工人都快十五万人了。

上图是瓜田当时在胡志明和几个朋友在市中心最高楼Bitexco52层喝咖啡时拍的照片,西贡河对面一大片地就是号称“越南陆家嘴”的二郡守添区,那时还是很多空地,现在都已经起了很多高楼大厦了。

一个经济体的成长是迅速的,但毁灭它更快,比如战争。

不要战争要和平,但愿乌克兰战火早日平息。

转载来源:《链游进化史》第一篇 Axie的诞生 原创:瓜田公会的瓜田

生成海报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链游进化史》第一篇 Axie的诞生 原创:瓜田公会的瓜田